火烧沟 有多少美丽可以重来 来源: 海东时报 作者: 张扬 发布时间: 2019-06-03 09:06 编辑: 孔令磊

2019-06-27

  青海新闻网·青海新闻客户端讯  提起火烧沟,很多西宁人都会想到海湖新区:一条小溪弯弯曲曲,芦苇丛生,鸟鸣啾啾,还有“沙滩”映衬,绝似江南美景。实际上,真正的火烧沟并不在这里,而是在西宁市西南方,即海湖新区的南侧,那里有一条被称为火烧沟的沟壑,也算是湟水河的一个支流。

  鸳鸯离去独荒凉

  据史料记载,火烧沟之前名为鸳鸯沟,古时候这里水草丰沛,绿树成荫,到处鸟语花香。沟内山清水秀,成为鸳鸯戏水之地,故被称为鸳鸯沟。然而,数次战火将这里的草木化为焦炭,鸳鸯沟由此变成了火烧沟,别说鸳鸯,连只麻雀都懒得往这穷山沟里飞。

  后来,火烧沟成为西宁市垃圾集中堆放点。因受当时条件限制,垃圾全部裸露堆放,堆得有三层楼那么高,不仅臭气熏天,遇到刮风天气,各种塑料袋漫天飞舞,或挂在悬崖上,或飘在草丛里,成为一道令人心酸的“风景”。

  火烧沟是季节性河流,虽称为河流,其实严重缺水。数年前记者深入沟内采访看到,火西村等村民家里吃的都是窖水。据一些村民介绍,家里来了客人,他们宁肯拿出馍馍来招待,也绝不舍得烧口开水给你喝。当然,这里的粮食也不富裕,因为全部靠天吃饭,一亩小麦亩产仅有200斤,遇到天旱则可能颗粒无收,所以村民们的主食多半是土豆。

  因为太过贫穷,生活条件极其艰苦,沟内男青年们的婚姻真正成了“大事”,别说周边村落的姑娘不愿嫁过来,就连其他脑山地区家的姑娘也看不上这里,即便被“骗”着嫁了过来,跑回娘家再不回来的也有很多。

  火烧沟是西宁连通湟中的一个通道,只不过道路崎岖难行,很少有人走这个“捷径”。从湟中方向寻找火烧沟也很容易,它就和大名鼎鼎的蚂蚁沟水库隔着一道山梁,从这里看,火烧沟第一个村落便是孔家窑。而从西宁看,火烧沟的沟口则在彭家寨村东南。由于多年的山洪冲刷,火烧沟的洪水在彭家寨、刘家寨两村附近造就了一条大沟,过去人称“深沟儿”。

  火烧沟自南而北依次有孔家窑、水滩窑、史家窑、张李窑、鲍家沟、狼沟、火烧沟等村落,其中火烧沟村又分为火东村和火西村。水滩窑以上还有井水可饮,水滩窑以下像狼沟、火烧沟、张李窑等村庄,均以吃窖水为生。建水窖是很费工夫的一件事,为防渗水,窖壁的处理要讲究技术。平时,村民水窖的窖口是上了锁的,以防别人偷水。

  昔日“龙泉”觅无踪

  别看火烧沟如此模样,数百年前它却是赫赫有名,西宁古八景中的一景就和它有关。

  在西宁古八景中,龙池夜月听起来就很浪漫。所谓“龙池”,指的是位于西宁西郊苏家河湾村西南的一眼泉水。由于这里曾经修建过不少庙宇,所以历史上这是一个香火旺盛的地方。这里的庙宇,始建于明代,后来屡建屡废,清末称作“五龙宫”,曾经盛极一时。

  很少有人知道,所谓的“龙池”,其水源就来自于火烧沟,因此火烧沟当时名为“龙泉谷”。

  唐道637、新华联、万达、“共”字桥……提起这些,多数人都会想到海湖新区,目前大家所说的火烧沟景区,也就是文章开篇提到的那条小河,其实真正的官方名字“龙泉谷景区”。正是因为它和火烧沟深厚的渊源,才被人们叫成了火烧沟。

  据我省著名民俗专家靳育德介绍,实际上,现在市民口中的“火烧沟”是古称“鸳鸯沟”里众多村庄中一个村庄的名字,鸳鸯沟的沟脑在湟中县城的通宁路附近,沟口在西宁市彭家寨东南,但这片地史料上被记为“龙泉谷”。

  据《西宁府新志·地理·山川》记载:“县(指西宁县)西八里有龙泉,疑即西川称龙泉谷也。唐刘元鼎使吐蕃,逾湟水至龙泉谷,谓哥舒翰故壁多在湟水。”杨应琚先生所指“县西八里”的西川龙泉谷即指今海湖新区的这片地,“龙池夜月”曾是古湟中八景之一,所以,称其为“龙泉谷”。

  有关火烧沟,还有一个传说故事:鸳鸯沟突发大火,西海龙王派太子鳌龟前来施救,大火扑灭后,鳌龟在此幻化成山,所以至今在这里还有一座山酷似神龟。

  花红绿柳美重来

  谢静,一个和火烧沟有着难解之缘的女子,柔弱的身体却有着坚强的性情。2000年,她在火烧沟承包了万亩荒山,开启了种树模式。


浏览: